關於部落格
歲月如隨想曲擺盪,吟唱過去、現在和未來…
  • 8407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盛情讓人〝怯〞

話說這次秋節返鄉,白天還艷陽高照,但下午一陣大雨落下,帶來厚厚的雲層,入夜後便一直未見明月的蹤影,中秋雖無月可賞,但隔壁阿香姨一家人烤肉的興致未減,只見大人小孩近二十人在自家門口開起了盛大的烤肉趴,女人們負責烤肉,男人則領著小孩在一旁此起彼落施放著煙火,好不熱鬧!
從我有記憶以來,咱家就不曾有中秋烤肉的印象,這個秋節只有媽媽、阮叔與我三人,壓根沒想烤肉這件事,此時的我正陪著媽媽在客廳看電視,廣告空檔,媽媽去上廁所,碰巧,阿香姨在這時候端著烤肉進來,只對我使了一個眼色:「這給你們吃」,便快閃出客廳,「我們,吃飽了…」我的話還來不及說完,阿香姨早已不見蹤影。
媽媽回座時看見桌上的烤肉,有些無奈的說:「伊打拜攏安揑!」(她每次都這樣),其實這〝盛情〞的戲碼已經上演過無數回,以前我便聽過媽媽的抱怨,媽說,每次阿香姨家一有東西就往這裡送,偏偏我這個娘很不喜歡無端收人東西,她說:「欠郎人情!」,而有時也因為家裡人口少,送來的東西可能吃不完或用不上,常落得丟掉的命運。
通常,媽媽的處理是~把東西送回去,但阿香姨的動作則是~再送回來,兩個歐巴桑就這麼「送過來,退回去,送過來,退回去…」搞得兩人最後都氣急敗壞!
這晚,我們已用過晚餐,而且是有些超量,此時看到烤肉、玉米..是再也無法下肚,媽媽問:「幹嘛收下?」,我說:「她東西一丟就出去,我根本無法拒絕!」一陣沉默…,對於阿香姨的習慣,媽媽是再清楚不過。
看了一會兒電視,約莫半小時後,阮叔從屋外又拿進來一串烤物,有香腸、青椒、豬血糕…,媽一看,露出不悅:「怎麼又拿這回來?你還沒吃飽嗎?」,阮叔說:「他們硬給,我推不掉!」,我幫著把烤物全收進冰箱,心想:明天再作解決吧!
隔天,午、晚餐,媽媽都準備了很多菜,兩盤烤物待在冰箱裡又過了一天。
第三天,我們準備到杉林溪走走,一整天在外頭,回到家時已近傍晚,隔天我就要北上,準備晚餐時,媽媽對著兩盤烤物生氣:「這麼喜歡拿,怎麼不吃掉?現在要怎麼處理?放微波爐加熱嗎?」,我說:「放平底鍋煎吧,微波不適合」,「這食物烤得黑黑焦焦的,吃了對身體不好,拿這幹嘛?!」媽媽帶著嫌惡的眼光看著烤物,她壓根不想處理,我說:「我來煎吧」。
即使已不碰這〝麻煩〞,媽媽嘴巴依然叨唸著:「那麼妖鬼(貪吃),拿了怎麼不立刻吃掉?」,這話是衝著剛好進廚房的阮叔說的,「不是我想拿,是人家硬給,就為了一串東西,在那裏推來推去,能看嗎?」阮叔辯解,「說不拿就不拿,拿了你吃得下嗎?妖鬼!」媽媽顯然有些失去理智了,找碴似的亂罵,阮叔臉上一陣鐵青,戰爭眼看一觸即發…
「阮叔,我來處理就好。」我示意阮叔離開廚房,對於一個正在〝番〞的女人,保持距離是上策。
廚房裡只剩我們母女倆,我一面煎著烤物,對著一旁準備晚餐的媽媽說:「人家給東西是好意,我們無法推拒是無辜,妳這樣不高興一直唸,是要我們怎麼辦?」媽媽無言,我想她比誰都清楚阿香姨的作風。
這場差點引爆的口舌之戰即時熄火了,兩盤略焦的烤物在我與阮叔的分食下,有些不安心的吃下肚(焦掉的烤物有致癌風險),也許我們該將兩盤〝不受歡迎〞的烤物丟棄?但,不想浪費食物的我們終究沒這麼做。
回到家,媽媽與阮叔拼命〝勸食〞,尤其媽媽,嫌我減肥減得太瘦了,說要利用這幾天好好幫我〝補〞一下,天知道,我為了甩掉身上的贅肉有多辛苦?還沒到達我要的目標呢,怎願意拼命吃?雖然回家前,我已提出〝警告〞:不要一直叫我吃,我會翻臉!但回到家後,一會兒月餅,一會兒龍眼、柚子、哈密瓜、芭樂…,還有豬腳、鵝肉…餅乾、蜜餞…,他們恨不得能把這些東西全塞進我的嘴巴裡!
媽媽與阮叔的好意,無庸置疑,阿香姨的盛情呢?我們也心知肚明,雖然「盛情難卻」,但太多的盛情與一廂情願的好意,帶來的如果是讓人害怕的「怯」,對人對己,何苦來哉?!
 
相關閱讀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